智信链:可信存证的技术领先者

互联网法院下区块链存证·律师操作指南1.0

互联网法院下区块链存证·律师操作指南1.0

2018年9月18日,杭州互联网法院宣布司法区块链正式上线运行,成为全国首家在审判工作中应用区块链技术的法院。司法区块链将互联网思维应用其中,通过区块链程序,用户可以直接将操作行为全流程记录于区块链,在线提交电子合同、维权过程、服务流程明细等电子证据,使互联网上电子数据的生成、存储、传播和使用全流程可信。

这使得今后在互联网纠纷中,当事人可以提交完整可信的证据,实现电子数据的全流程记录、全链路可信与全节点见证,助推更符合网络规律的司法流程及审判机制的构建。

2018年9月7日起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互联网

法院审理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一条 该条规定明确了电子证据真实性的认定规则。一是在认定对象上,涵盖对电子证据生成、收集、存储、传输等各环节真实性的认定;二是在审查内容上,强调对电子数据生成平台、存储介质、保管方式、提取主体、传输过程、验证形式等方面进行审查;三是在认定方式上,鼓励和引导当事人通过电子签名、可信时间戳、哈希值校验、区块链等技术手段,并通过取证存证平台等对证据进行固定、留存、收集和提取,以弥补仅依靠公证程序认定电子证据的不足,提升区块链技术存证的电子数据的证据效力。

一张图看懂杭州互联法院司法区块链目前,杭州互联网法院司法区块链平台的窗口首页虽已正式发布,但接口等暂未正式开通,无法具体操作。根据策略律师团队具有的区块链存证技术积淀和经验,以下将针对新的互联网法院业务场景和区块链存证规定,从律师操作角度出发,对互联网法院下的区块链存证做出简要指引。

首先,需对两个基本概念形成共识: 01 哈希值

哈希值即为散列函数,是一种从任何一种数据中创建小的数字“指纹”的方法。散列函数把消息或数据压缩成摘要,使得数据量变小,将数据的格式固定下来。该函数将数据打乱混合,重新创建一个叫做散列值的指纹。散列值通常用一个短的随机字母和数字组成的字符串来代表。好的散列函数在输入域中很少出现散列冲突。在散列表和数据处理中,不抑制冲突来区别数据,会使得数据库记录更难找到。

02 时间戳

区块链在P2P网络上通过节点间的共识算法实现了一个分布式的时间戳服务。区块链是在时间上有序的、由记录块(区块)组成的一根链条。一个区块包含两个部分:区块头( Block Header)和记录部分。区块中的所有记录通过默克尔树( Merkle Tree)组织起来,默克尔树根(Root)的哈希值作为本区块里所有记录的数字指纹被放入区块头。

区块头还包含以下字段:前一个区块头的哈希值(这是前一个区块的数字指纹,也可以看做是指向前一个区块的哈希指针),本区块的时间戳、高度( Hight,即从第一区块开始数本区块是第几个块),以及一些其他信息。系统的共识算法保证了每过固定的一段时间( Bitcoin是大约10分钟),参与整个系统记账的节点会达成共识在区块链上添加下一个新的区块。

时间戳不等于可信时间戳、哈希值不等于哈希值效验,当下第三方区块链存证业务的基本逻辑如下图所示:

有鉴于以上,结合杭州互联网法院推出的司法区块链平台,律师在开展业务、进行区块链存证时应当注意如下操作: 1 审查当事人诉讼请求和证据需求,并综合考虑案件诉讼实际情况和取证成本,论证是否确切必要使用区块链存证方式取证。 2 告知当事人区块链存证便捷低成本等优势的同时,书面提示当事人选择区块链存证可能会存在的诉讼风险。 3 首选与司法存证系统有业务接口的第三方区块链存证机构,同时帮助客户审查第三方区块链存证机构相应的资质和技术实力。 4 第三方区块链存证机构应当与当事人签订服务协议及《利益冲突审查协议》,保证与当事人无利益冲突及技术中立。 5 针对单纯互联网网页内容存证的,应当着重对取证的数据抓取软件与抓取方式进行技术上的客观审查,确保上链前的取证程序合法有效、无瑕疵。 6 对电子书面协议或其他数据文件的可信时间戳存证时,应当注意尽可能完善、确证内容主体的身份认证,只有主体资质无疑的可信时间戳才拥有最高效力。 7 准备哈希值效验的文件源一定要保证打包压缩及传输文件通道的安全可靠性,这一点对于链后哈希效验存证内容的证据效力至关重要。 8 如应用区块链存证技术创新取证,应充分考虑第三方存证机构的上链tps速率,比如在视频可信时间戳拍摄过程中,上链存证应考虑到原视频文件的大小。当然在理论上,联盟链的tps比公链更高,但公链的存证保真性却比联盟链更高。 9 如遇到在区块链存证中需要提供律师见证业务来同步配合取证的,建议现阶段律师尽可能避免提供该方面的见证服务。一方面,该业务模式相对较新、不确定性过高;另一方面,如果律师缺乏相关技术背景,复杂的技术鉴别靠个人是很难把控的。10 私链锚定公链的存证方式可信度虽高,但其在现阶段的证据适用上并不直接,应用取证时一定要做好配属工作。而杭州互联网法院司法区块链所基的联盟链的存证方式虽然节点少、理论上的可信度不高,但人民法院直接作为联盟链节点其可信和权威度较高,应用取证相对便捷,排除节点系统性作恶的情况,可以建议当事人积极试用。

以上指引仅代表个人观点,供大家参考、探讨。

北京策略律师事务所正在自主开发的区块链存证服务平台,将基于公链创新存证服务、积极对接司法存证平台,形成为当事人直接服务的区块链存证智能系统。

积极拥抱互联网法院场景,我们努力用高新科技赋能法律服务价值创造。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