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信链:可信存证的技术领先者

全国首创司法区块链:未来诉讼的底层系统已铺就

杭州互联网法院正式上线运行杭州互联网法院司法区块链,成为全国首家应用区块链技术定分止争的法院!

入口在此:http://blockchain.netcourt.gov.cn

01

这真特么特别地互联网

做律师这么多年,从没有看到过像杭州互联网法院这样努力的法院的。还记得以前去各个地方法院立案庭立案,人家法官基本都是给你白眼,恨不得下班时间快点到,恨不得叫号系统再慢点,恨不得让你手抄几遍证据目录,恨不得不想见到任何当事人去立案,不管他们自己怎么想,反正经历过传统立案的律师们,大抵就是这么个想法。估计比现在全国各地看守所外顶着烈日也要排着队要求安排会见的刑辩律师们好不到哪里去,这些根本都不是解决不了,也不是能力不行,而是人家就能这么横。

而互联网法院可谓司法系统里的一股清流啊,亲,欢迎你来立案,虽然我现在可能体验确实不那么非常出色,可我就是欢迎你啊,而且能够让人感受到这家法院就是那么欢迎新鲜类型的案件,新型类型的举证,新型类型的开庭,我都愿意勇敢去尝试一下。我想说,这真特么特别地互联网,不玩互联网,你感觉不到这个真诚。

刚出电子存证平台,现在又出司法区块链,司法系统一次次不停快速迭代,永远不沉浸在原来的工程之中沾沾自喜。从目前杭州互联网法院接入平台来看,很多都是在杭州互联网法院打官司的“客户”啊,体验很好,所以看来以后的电子合同都会把连接点设到杭州互联网法院了。

杭州的法院系统,通过互联网,正在和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的司法系统抢夺最优质司法案件资源,难道北上广深的法院都看不出来吗?近些年,互联网界的优质首例案件,莫不是都围绕着原被告传统的工商登记地,北京的朝阳、海淀牢牢把控着互联网界最为优质的案件资源,而杭州互联网法院正要通过新技术,争夺这些地区优质案件的连接点,吸引越来越多的重型平台,连接入杭州互联网法院的区块链和第三方存证平台。无地域性差别的在线诉讼,要发挥其真正的效用。

02

互联网法院的宪章出台

《最高人民法院出台互联网法院审理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明确互联网法院应当建设互联网诉讼平台,案件所需涉案数据,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网络服务提供商、相关国家机关应当提供,并有序接入诉讼平台,由互联网法院在线核实、实时固定、安全管理。这对于以往喜欢讲究“个案分析”以及“司法不宜介入诉前”理念的司法观念,是个不小的考验,兴许,这些观念,效率过长的庭审“个案分析”也该淘汰了,越来越多的迅速集结的在线化案件已经如井喷状排队在法院门口等待解决,而传统的法院仍然一笔一画地戴着花镜研习着一个个判决书。

《最高人民法院出台互联网法院审理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明确当事人提交的电子数据,通过电子签名、可信时间戳、哈希值校验、区块链等证据收集、固定和防篡改的技术手段或者通过电子取证存证平台认证,能够证明其真实性的,互联网法院应当确认。

03

区块链存证-司法联盟链

最近,陆续接受了《财经》以及《中国青年报》的记者关于区块链司法的采访,看来区块链司法慢慢引起媒体们的好奇了,甚感欣慰。不过,大家应当知道,使用了可信时间戳、哈希值校验以及区块链等技术形式,并不等于即证明了证据的真实性,即并不必然导致呈现出“能够证明其真实性的”效果,从另一个角度来讲,电子证据一要符合“能够证明其真实性的”,二也有“使用了可信时间戳、哈希值校验以及区块链等技术形式”等内容,多者相加才能法院加以确认。其最主要的原因在于可信时间戳、哈希值校验以及区块链等技术形式,本质上并不属于取证技术,而是一种存证技术,而绝大部分的电子数据,其真实性在抓取工具(技术)获得之前的设备或网络环境即可能受到了“破坏”,才导致存证下来的证据包天然不具有可信力,这类“破坏”包括不在真实的网络、定向虚假链接访问、时间来源不明等等问题。

在区块链存证中,哈希加密成为只是其中一种安全保障措施而已,除此外,还有共识机制以及去中心化存储两大核心底层技术。区块链技术可以把本地生成的源文件证据哈希值摘要,写入区块链某一区块之中,之后这个源文件证据的哈希值就被永久进行保存,而后一区块在新生成时,又会将前一区块的哈希摘要值包裹进去,以此类推,因此,如果有人想要篡改数据,他必将这个区块的数据以及其后所有区块的数据都进行改变,否则哈希值将无法验证,成为非法区块。但怕就怕流氓有文化,单单使用哈希加密的方式,即使现在不能,但以后技术一定可以进行层层攻破。

目前虽然这个司法联盟链只有13个节点,但这些无非都是高质量本身就具备一定去中心化的节点。这和其它联盟链是完全不同的。而且如果这个联盟链再锚定其它公链,例如比特币链等,或者说联盟链节点越来越多时(我确信以后全国法院或仲裁院都会接入,北京和广州互联网法院如果放下面子,应当首当其冲先接入),这个联盟链将会是无敌联盟链。更往后,就会接入或在互联网法院的号召发起下,形成全球司法联盟链。

《最高人民法院出台互联网法院审理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明确了电子数据固证系统的可视可感化、可靠性背书化、可验证化等等细节问题。虽然是总结,但它是在司法领域第一次确定了第三方存证所获证据在司法审判中的效力认定标准,事实上也统一了全国司法系统的判定标准,对日后在线化审理案件奠定了非常好的指引作用。

04

未来诉讼的底层系统已铺就

目前可惜的是,杭州互联网法院的司法联盟链,目前个人无法查验感知,只对平台企业开放接入。不过从公开报道来看,杭州互联网法院区块链程序似乎非常友好,打开后,就像一个摄像头一样,能把浏览的所有内容都运算为哈希值,最后打包上链,成为各个联盟成员的备份件:“当事人搜索引擎搜索侵权的网站,点击侵权网站,在侵权网站上打开侵权作品,用户下载、保存侵权的作品,整体流程包括取证的流程都通过哈希值进行了完整记录。”这在目前只会使用URL取证的各类存证系统来说,真可算是骨胳特清奇了,甚至视频也可以存,这其实是我最感兴趣的,它的友好度能到达什么层次?

而当当事人想要到法院打官司时,通过关联之后,系统会自动提交侵权过程的明文记录,杭州互联网法院系统核验本地机器上区块链中的哈希数据,进行明文和哈希的比对,比对通过则生成证据链;比对不通过则该条证据失效。这样就串起了整个的侵权证据链。

可以想见的是,以后各个接入的平台上的所有诉讼案件证据,都是可以一键调取的,当事人也是可以自行一键取得并保存哈希值,当事人参加诉讼,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的举证,律师们也完全不必再去探究真实性了,法庭调查阶段也可以完全省略(有点夸张,YY一下总可以),在线庭审视频一打开,直接进入辩论。

甚至最为可怕的就是,当事人根本不需要打官司了,要么知道案件自己必败,要么知道自己应当私下和解算了。这种反其道,减少或由机器替代长尾上的诉讼,而由法院法官聚焦于头部典型开创性案件审理的玩法,想想都有些带劲。

全国首创司法区块链,未来诉讼的底层系统已铺就!

重要的从不是观点对错

而在于有没有独立思考

欢迎加本人微信(macyberlaw)交流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