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信链:可信存证的技术领先者

火龙果财经:区块链存证技术未来市场无限

区块链存证是首个受到中国法律背书的区块链应用领域。2018 年 6 月 28 日, 杭州市互联网法院对中国历史上首例以区块链作为存证的案件进行了公开宣判, 案件中原告借助保全网区块链存证平台对被告的侵权网页予以取证,通过区块链 存储电子数据的方式证明数据完整性以及未被篡改。宣判结果中,杭州互联网法 院支持原告采用区块链作为存证方式,并认定了侵权事实。

在这之后,2018 年 9 月,中国最高人民法院公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互联网审理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 且即日起施行。其中第十一条规定明确指出:”当事人提交的电子数据,通过电 子签名、可信时间戳、哈希值校验、区块链等证据收集、固定和防篡改的技术手 段或者通过电子取证存证平台认证,能够证明其真实性的,互联网法院应当确认。” 该规定实施之后,区块链存证的法律效力在我国得到进一步确认,区块链存证应 用也开始逐渐规模化。

如今,人人都说区块链,但区块链到底是什么,并非人人都懂。今天来用一个浅显的例子,跟大家讲解一下什么是区块链和区块链存证。

什么是区块链与区块链存证

在一个村子里,村民之间的交易往来,每产生一笔,都要找村里的教书先生记账,教书先生的账本便是权威。但有时候,教书先生生病了,没法记账,村里的买卖只能全部暂停。不仅如此,教书先生偶尔会记错账,但因为他是权威,所以大家也只能自认倒霉。

后来,有人介绍了一种新的记账方式,即大家每个人都配一本账本。若有交易产生,只要找村里面一定数量的人同时记账,交易就能进行。这样就不用依靠教书先生这唯一渠道了。

此外,因为同时由多人记账,信息公开透明,交易的真实性得到了有效保证,甚至比教书先生的“名誉保证”更为管用。

这种去中心化的、多节点的信任共识(信任形成)机制,便是区块链的精髓所在。而区块链存证,则可以理解为:原来的数据只存储在教书先生处(中心化存储),而现在改为在多个村民的账本上存储(区块链内多节点存储)。

区块链存证和普通存证的区别

1.存证机构数量不同

普通存证只是将电子数据以备份的形式存放在自己机构或租赁的服务器上,由于电子数据非常容易遭到破坏,在传输的过程中很容易造成瑕疵、断点、证据不完整等故障。

这不单是对第三方存证机构在技术上有高要求,还要在电子数据产生、固化、存证、存储及后续证据使用中减少中转、倒手的次数,如果这些电子数据是存储在租赁的服务器上,必然就要增加数据中转次数,数据篡改的风险也会增加,完整性也会被破坏。

而且,第三方电子合同平台也是企业,极有可能会出现服务不稳定等各种意外状况。在法律实践中,单一或部分的电子证据远远不足以支撑整个案件的判定,显然普通存证是无法做到的。

区块链存证则采取多方存证手段,为了保证存证信息的完整性、真实性,第三方电子合同平台一般选择联合司法鉴定、审计、公证、仲裁等权威机构进行多方存证服务。

毕竟,通过国家认定的司法鉴定、审计、公证、仲裁等权威机构共同来做电子合同存证的想法,不管是在操作还是设计上都是有法可依的,更有利于司法落地。

2.防篡改能力不同

普通存证只有加盖电子签名的电子合同不能够被篡改,其它环节产生的数据均容易篡改。

合同生成后,如果不采用专业要求——保全电子数据时必须对网络环境、电子数据生成的系统环境、设备进行清洁性检查;证据固定时应通过国家授时中心获取标准授时时间戳、采用哈希算法进行证据一致性校验值计算;数据传输时对数据及传输通道进行技术加密等,否则过程中形成的电子数据有被篡改的风险。

区块链存证为了满足客户对于电子数据存证的需求,从电子数据生命周期的开始就介入电子数据的存证保全。

在电子数据生成时就固定下来,把电子数据的实时完整性在第一时间传送到司法鉴定、审计、公证、仲裁机构的服务器,让这些机构可以在未来任意时间验证某一电子数据的原始性、真实性,电子合同在签约过程证据信息一经存储,任何一方无法篡改。

3.证据效力不同

普通存证是第三方电子合同平台本地保存的电子数据,属于自证证据,容易丢失、篡改,证据的法律效力容易遭到质疑。一旦产生纠纷,平台服务商须配合出示原始电子数据,经由司法鉴定、公证等机构取证、鉴定之后,出具相关证明才能成为有效证据,得到法院的认可。

区块链存证是第三方电子合同平台联合司法鉴定、审计、公证、仲裁等权威机构发起区块链联盟链的存证方式,支持电子数据存取证服务,利用区块链去中心化特点,实现证据固化和永续性保存。

一旦产生纠纷,用户可从联盟链中的司法鉴定、审计、公证、仲裁机构随时取证,数据全链条每个节点都有存证,数据安全、防篡改,增强了可信度,且仲裁机构可直接从其运维的节点中获取和验证数据,把存证数据视为直接证据,不在需要第三方机构出具证明。

根据由最高人民法院信息中心指导,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上海高级人民法院牵头,联合 6 所省市高级人民法院、3 所互联网法院等 25 家单位共同发起的《区块链司法存证应用白皮书》数据,截至 2019 年 6 月底,全国已有吉林、山东、天津、河南、四川、江苏省等 12 个省(直辖市)的高院、中基层法院和互联网法院上线了区块链电子证据平台。且以南京、广州、青岛等诸多城市的仲裁委也都相继上线了基于区块链的网络仲裁平台。有了法律的背书,我们预计该模式在可见的未来将被更多城市效仿,并将区块链在司法存证领域的应用规模化地推广开。

3月31日,上海徐汇法院开展庭审记录改革试点,录音录像的真实性、完整性与准确性至关重要,为此上海高院就相关问题作出了较为详细的规定。如要求采取区块链、时间叠加等数据存证技术,运用庭审系统和庭审音字转换系统自动记录录音录像的起止时间和视频、音频及智能语音识别平台自动转换的文字材料的文件大小、有无中断、区块链存储码等信息。庭审结束时,还将自动生成《庭审录音录像文件元数据记录表》,并由相关诉讼参与人签字后入卷归档。

区块链存证在司法系统中应用的里程碑意义在于解决了传统电子数据证据保存难的问题。

以往,电子数据证据除了要在来源上“验真”外,司法系统还必须针对数据的安全保存问题付出一定成本。这类证据即使被法院采信,但在保存过程中,也无法保证不因网络攻击或者其他不可抗力因素而丢失甚至篡改。

因此,利用区块链技术的特色,使得电子数据证据只需要确保数据来源真实可靠,上链后司法系统无需担忧其被篡改或者丢失。这才是区块链技术应用在司法体系中的实际意义。

真正的科技是融入到生活、各行各业每一个细节中,在不知不觉中改变人们的生活方式。相信未来区块链技术会带来更多改变,无论是否为“颠覆性、革命性”的创新,都会推动人类文明的发展。

发表回复